wincef-med

杀气腾腾地走回来,遇上指导员。
远远地看不太清,她表情大约是有点惊讶的。

站长似乎认为我内向而矜持

开学啦
用来撩新室友

连上五节毛概

大约是开展花球事业的好时机😉

晚饭花   香

三搬当一烧。
搬了那么多次,怕是已经凉薄得连渣滓都没了。

风雨将至,天色惨惨,水怪悲㤞。

想重刷《呼啸山庄》


莫名嫌弃这个球;
明明30个组的已经不像富勒烯了啊,应该不是心理阴影的问题;
本来不想放图的,但估计这个球会被我抛弃,突然有点心软;
女革命党人也要念念旧的,何况我天性比琼玛脆弱得多(笑)。

胡言乱语



注:图片来自 https://commons.wikimedia.org/wiki/Category:Google_Art_Project_works_by_artist


       印象派里,我对乔治·修拉有种近乎执念的喜欢。很多西方绘画给我的感觉是死寂,画得再喧阗、再逼真,都仿佛是组织切片的复刻,在固定液中轻微地瑟缩。但修拉的画是动画里的某一帧,被暂时拎出来,随时可以再放回去。同时修拉的画面也是安稳的、宁静的,让人觉得这一帧便是永恒。

      电影开头亚瑟突然扑到padre怀里,动作之生猛,简直令人震惊,拜托,亚瑟只是有点神经质,至于这样表现吗?

       我也不想这样肤浅的,只是这部电影表演夸张、人物形象单薄、情节潦草(尤其狱中父子相认那一段,还敢更草率一点吗?!三言两语就决裂了),戏剧张力基本全靠配乐(似乎是肖斯塔科维奇的作品?),无奈只能全程get男主的颜。